当前位置:主页 > 经典案例 >

无锡惠山律师为帮朋友大牌律师受审

时间:2019-05-09 09:02   tags: 经典案例  

   房子出卖后价钱大涨80多万元,房东觉得房子卖亏了,找律师朋友帮助导演虚假诉讼,骗得法院判决书,最后被当事人告发到西湖区检察院,民行科检察官介入后查出背后真相。  作为律师事务所主任的徐某和他的下属贺律师被指控涉嫌协助消灭、伪造证据罪,昨日上午在杭州西湖区法院受审,一同受审的还有徐某曾经的朋友房东何某及何某的堂亲郑某。  庭审中透露,至少还有其他3名律师参与了本起虚假诉讼过程。一同虚假诉讼牵出多名律师,这在业界稀有,致使于检察官在发表公诉意见时接连发出追问并感慨法律的保卫者却变成了法律的毁坏者,让人觉得可悲。  大牌律师认罪:我错了但我不是幕后主使  “作为律所主任和有名望的律师,我在明知是虚假诉讼状况下,不该派属下律师代理;在虚假诉讼遇到费事的状况下,我不该一同讨论和谋划。”曾经风光无限的大牌律师徐某当庭表示认罪,但他对指控的一些细节持有异议,并表示本人只是后半程才参与这起虚假诉讼,他不是本案的主使。  1971年出生的徐某案发前是浙江万马律师事务所主任,华东政法大学法律研讨生毕业,曾任省律协学问产权专业委员会主任,他说本人从事法律职业已有18年,代理过不少有影响的学问产权案件,还担任多家知名企业的法律参谋。  “我错了,我认罪,但我并不是幕后主使。”徐某在法庭上说,以他的经历和名望,不可能懵懂到打这种官司到开过庭后还要补充主要证据的地步。  徐某说,他与何某是2006年左右认识的,何本来是他的客户,后来关系熟了,何某会给他引见业务。  去年底的一次饭局中,何某提到桂花城的房子卖亏了,问徐某有什么方法能够要回来,徐某说这事饭桌上不好明说。  “我提示他(指何某)一要留意假戏真做,二来警方一旦介入,事情搞大后参与者都脱不了干系。”徐某昨日在法庭上说,饭局后何某经常给他打电话,何某还说咨询过其他律师,并得到点拨,只需虚拟一个假购房合同找信得过的人来告他,就能够把房子要回来,徐某庭上表示,本人当时明白表示回绝,由于这是触及法律职业道德底线的事情。  徐某说,后来何某又不时给他打电话,碍于面子就同意了。  徐某说,在这起虚假诉讼中,本人一开端并没有参与,也没有出主见,而是对此持一种听任的态度。  一同受审的贺律师则表示,他是写起诉状时才发现这是个虚假诉讼的案子,但他刚到所里不久,案子又是律所主任徐某亲身布置的,他只得承受,这个案件收费几徐某并没有通知他。  朋友当庭反目:原以为律师帮人助人没想到会害人  “原以为律师是帮人助人的,没想到律师会害人。”曾经与徐某与朋友相称的何某说,徐某曾容许3个月左右就能够把事情搞定,没想到事情最后会弄得这么糟。  “我是一时懵懂。”何某说,他也是昨日受审4人中,独一被指控涉嫌妨害作证罪。在法庭上,何某回想了事情整个经过??  “卖房后我觉得亏大了,想反悔,但按合同来办我至少得付买家20万元左右违约金,于是我找到熟习的律师徐某,徐某容许出一个点子让我一分钱不用付,但得找一个信得过的人。我于是找来我的堂亲郑某(也是何某公司员工),我不懂法律,当时也不晓得这是虚假诉讼。”  “给了徐某5万元律师费后,我把网上下载的房管局购房合同传给徐某,他改了很多。后来,贺律师联络我,说要做这起案件的被告(何某堂亲郑某)代理律师。”  “开完庭后,我、贺律师、我堂亲郑某,还有我的代理律师在徐某办公室和他一同碰面,他们说的是法律方面的东西,我听不懂,后来贺律师到我家让我老婆把加价函抄了一遍,意义是卖给郑某的房子要加价20万,这样才有违约的理由。”  郑某在法庭上说,用于“买房”的180万元其实是何某本人凑齐的,钱打进了何某本人的银行卡里,转款凭证也不断都在何某手里。事后,何某给了郑某两万元益处费。  检察官追问:一同虚假诉讼牵出这么多律师让人深思  “不晓得被告人徐某和贺某在今天的法庭上,面对庄严的国徽,是作何感受?能否会记起本人曾在法庭上辩护的身影?能否会记起本人为当事人讨回合法权益的喜悦?能否会记起本人作为一个法律人应有的义务……”在发表公诉意见时,检察官当庭抛出一连串追问。  检察官说,本案令人深思。被告人何某为了数十万元的利益而丢弃了诚信,固然值得批判,但更让大家感到遗憾的是,为何某完成不合理权益的人员中呈现了专业法律人士的身影。  被告人徐某,曾任万马律师事务所主任,擅长学问产权、经济纠葛等业务,多年来曾胜利代理多起知名案件,也曾为众多媒体担任法律参谋,其所在律师事务所在2004年就被杭州市授予司法行政系统信誉AA单位。  被告人贺某,浙江新万马律师事务所发起人之一,从业多年。从行为目的上来说,律师、检察官、法官是分歧的,都是为了维护法律的正的确施,维护国度、集体的利益和公民的合法权益,但如今法律的保卫者却变成了法律的毁坏者,的确让人悲痛。  庭审完毕时,检察官在庭上疾呼:“希望本案能被更多法律工作者所牢记,时辰警醒??不做假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