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经典案例 >

无锡市女律师康菲溢油事故诉讼半年无一桩被立

时间:2019-05-09 09:21   tags: 经典案例  

  间隔2011年6月蓬莱19—3油田发作溢油事故已有半年时间,在这近200个日日夜夜里,人们从未得到一个称心的答案。而至今,康菲溢油事故没有一桩被立案的。
 
 
 
  美国康菲国际石油有限公司(下称“康菲”)对外国媒体称,对蓬莱19—3油田钻井平台四周的水质停止了检测,还在海岸沿线停止了调查研讨,根本没有证据显现渤海湾蓬莱19—3油田今年6月份发作的溢油事故对环境产生了影响。康菲中国12月19日又解释称,公司的原意是溢油对环境形成的持续性影响十分小。
 
 
 
  康菲溢油事情回忆
 
 
 
  6月4日、17日,蓬莱19—3油田B平台、C平台发作溢油事故,几日之间,四周海域840平方公里的一类水质海水降落到了劣四类,国度海洋局随后认定康菲为事故义务方,并请求康菲做到“两个彻底”,责令其在8月31日前彻底封堵溢油点。
 
 
 
  7月6日,康菲召开发布会,称溢油已得到有效控制。
 
 
 
  8月12日,康菲供认B平台左近又呈现两处溢油点,称罩油罩罩错了位置。之后一周,康菲又供认C平台还有9处海底油污渗漏点。
 
 
 
  截至9月中旬,“得到控制”、“已无渗漏”……据《中国经济周刊》统计,康菲曾经至少撒了9次谎。其谎话之下,是受损的海洋环境和当地渔民。由于没有采获得力措施堵漏,海洋污染面积从最初的840平方公里很快扩展到6200平方公里。乐亭县沿海养殖贝类、海参、虾、鱼大量死亡,7月至8月间尤为严重。渔民养殖的海参,死亡率更是到达了60%左右,渔民因而遭受了上亿元的经济损失。
 
 
 
  12月13日,国度海洋局北海分局继续展开蓬莱19—3油田溢油事故海洋环境监视监测显现,C平台左近仍有油花溢出,最多4个/分钟,预算当日溢油量仍然有约0.06升。
 
 
 
  12月16日,康菲表示无证据显现溢油事故对环境产生了影响。
 
 
 
  此案“完整属于举证义务倒置”
 
 
 
  假如康菲推翻了污染这个根本事实,渔民则没有证据证明溢油和鱼虾死亡的因果关系。关于日前107位渔民的诉讼,有“康菲起诉第一人”之称的北京华城律师事务所律师贾方义非常担忧会遇到举证的障碍。
 
 
 
  今年8月起,贾方义就代表渔民对渤海溢油事故分别向海南省高院、青岛海事法院和天津海事法院3家法院分别提起环境公益诉讼。他是第一位代表渔民诉讼的律师。
 
 
 
  贾方义表示,在法律流程的操作中,相关法院以“证据缺乏”为由驳回恳求,实践上是请求由渔民承当主要举证义务。
 
 
 
  贾方义表示,此案“完整属于举证义务倒置”。《民事诉讼法》、《侵权义务法》、《环境维护法》和《海洋环境维护法》这四部法律都同时规则,因污染环境发作纠葛,污染者应当就法律规则的不承当义务或者减轻义务的情形及其行为与损伤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承当举证义务。
 
 
 
  “受损害方只要义务对外表的事实停止举证,例如水变脏了,海鲜都死了。但溢油量和溢油范围则应当由损害方举证。这是一个毫无疑问的事情,但有些司法界人士却不断在含糊这个概念,这是无法了解的。”贾方义指出。
 
 
 
  国度海洋局北海分局曾经有人呼吁,包括北海分局、海洋行政执法部门、渔业行政执法部门在内的官方机构应当将调查得到的具有法律效能的材料拿出来和渔民共享。但是,直到记者发稿之日,并未有任何官方机构表示愿意为渔民举证。
 
 
 
  中国律师精英网参谋律师尹富强通知记者,这些相关职能部门有义务将有关数据材料公开,即便没有公开,举证也不该依托“呼吁”,渔民完整能够向法院申请,请求调取这些证据。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立案。
 
 
 
  法院的司法不作为
 
 
 
  立案听上去只是诉讼的第一道门槛,但谈何容易。贾方义代理的触及康菲的诉讼,往常没有一桩被立案的。
 
 
 
  “12月初,我所代理案件的受理期限已过,但青岛海事法院没有给我任何回复。”贾方义通知记者。
 
 
 
  12月12日,有律师称又有107位渔民已向天津海事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康菲中国赔偿经济损失4.9亿余元。但尚未立案,就迎来了康菲承认污染的凶讯。
 
 
 
  贾方义表示,过去的几个月让他“绝望透顶,疲惫不堪”,由他代理的多起针对康菲的索赔案均未被相关法院受理,既不立案,也不给予裁定,理由是该案属于新型案件,需求逐级上报,研讨之后才干给予回答。尔后就再无下文。
 
 
 
  “法院在法定期限内对接到的案件不作任何回答,这是一种司法不作为。无论是缄默、与指导磋商、延缓上报,都不是我们诉讼法的用语和规则。”贾方义表示,“我将整个过程称为‘缄默门’。”
 
 
 
  “康菲是一个石油巨头,在宏大的利益面前,在司法部门中有哪些人成为了利益的俘虏而选择不作为,这值得打一个问号。”贾方义直言,“假如有证据证明没有污染,法院一定恨不得马上立案,马上回绝你。但他又没有证据证明无污染,只能选择缄默。”
 
 
 
  贾方义也表示,法院自身是一个最讲法律的机关,民众需求从法院取得公平和公正。但如今法院却司法不作为,这可能招致人们对司法部门的法律信誉产生疑心。
 
 
 
  尹富强通知记者,依照诉讼法规则,假如不予立案,就必需下裁定,有了裁定就能够再上诉。但假如不下裁定,就彻底剥夺了渔民上诉的权益。他还表示,在“缄默门”下,即便渔民想投诉法官都变成了不可能。由于立案窗口不允许录音和录像,投诉窗口完整封死。
 
 
 
  尹富强还指出,法院不予立案和其所谓“考核指标”有一定关系。“每年12月22日会考核各法院的结案率和执行率。也就是看这一年你立了几案,结了几案。所以立案时间越晚,在年底前结案的可能性就越小,法院从本身利益思索就越不愿意立案。因而,这107名渔民选择在12月提起诉讼,这个时间点,谁愿意给他们立案?”
 
 
 
  这将是一场耐久战
 
 
 
  设立基金的事在拖延。9月初,康菲曾经信誓旦旦地宣布凑合19—3油田发作的溢油事情设立基金,旨在承当公司应尽的义务并有益于渤海湾的整体环境。12月20日,康菲中国表示,“我们预期近期将发布有关基金的细致信息。”21日,康菲亚太区总裁华纳德表示, 康菲已设立渤海湾赔偿基金网站以承受个人、社区和行业的赔偿申请。康菲希望以此方式替代诉讼方式。但是,截至记者发稿时,渤海湾基金网站(www.bohaibaycompensationfund.com)仍无法显现,康菲方面表示目前网站正在建立中。
 
 
 
  海洋局也不见行动。8月,国度海洋局北海分局表示,将代表国度向渤海蓬莱溢油事故义务方提起海洋生态损伤索赔诉讼。但是,几个月过去了,这起万众等待的诉讼却迟迟没有下文。当记者日前致电国度海洋局(010-68047756)讯问此事时,得到的回答是:“康菲事情和我们没有关系,我们对这件事一点也不理解。”
 
 
 
  法院那边也没了音信。11月,青岛海事法院研讨室工作人员对媒体表示,当时诉状快递还没有送达,立案庭法官在看到资料后才将决议能否立案。而至今受理期限已过,人们除了等候还是等候。
 
 
 
  “我们所等待的结果都如‘黄鹤一去不复返’。我不晓得是什么力气让康菲敢忽悠这些职能部门。我想,宏大的公司利益起到了十分不良的作用。”贾方义通知记者。
 
 
 
  但贾方义也表示,虽然渔民还没有讨回公允,污染还没有得到管理,但事情发作后,“有一两百家媒体和我一同战役,意义曾经超越了诉讼自身”。
 
 
 
  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三次会议今年10月24日审议民事诉讼法修正案草案。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副主任王胜明表示,近年来,环境污染和食品平安事故不时发作,一些全国人大代表和有关方面提出在民事诉讼法中增加公益诉讼制度。为此,修正案草案规则:对环境污染、损害众多消费者合法权益等损伤社会公共利益的行为,有关机关、社会团体能够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贾方义向记者表示,“虽然正式的法律还没出来,但可以将公益诉讼写进民事修正法案,这都是我们共同努力的结果。我们的工作没有白费。”
 
 
 
  能否立案
 
 
 
  律师以为条件具备
 
 
 
  盈科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赵京慰律师表示,他个人以为如今曾经具备了立案条件。依据我国法律规则,如今的证据完整契合立案条件,这些证据的中心是“被告有污染行为,被告有受损事实”。
 
 
 
  据赵京慰引见,在被告的污染行为方面,律师团队分别向国度海洋局和农业部申请了政府信息公开。国度海洋局